噗噜噜噜噜-露璐!

皮尔斯先生真可爱,皮尔斯先生太可爱了……

麦藏目击报告投稿

    好的,我整理一下思路。大概是这样的。
    我是个亚洲人,刚从中国来到这个城市读高中不久,因为家里经济水平不是很好,所以住的是廉价的学生公寓,周末还要去快餐店站八个小时,晚上再急匆匆赶回家写周末作业。
     然后呢,上周六我下班之后顺路帮一个朋友带了杯星巴克,从朋友家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然后我的公寓楼梯口在一条小巷子里面,巷子里没有灯,黑乎乎的,我刚想往里走,突然发现就在楼梯口旁边有两个纠缠在一起的身影。
     是打架吗?这儿倒是经常有醉醺醺扭打成一团的酒鬼啦,毕竟这附近治安不是很好来着……我去摸口袋里的钥匙,结果突然听到了异样的声响。
     ……呃。我迅速躲到巷子口电线杆子后,探出脑袋,伸手推了推眼镜眯起眼睛。
     两个男人。两个正在接吻的男人。其中那个戴着牛仔帽的男人把另一个穿着……和服?那是和服?那大概是日本人?反正,牛仔把日本人按在了墙上,一只手脱下牛仔帽扔在地上。
     他们还在接吻。我觉得那个日本人有些喘不过气了。我眯着眼睛,勉强看出牛仔腰间还有一把枪,日本人背后还有……箭筒。
     箭筒被摘下来扔到地上,里面的箭掉了出来。
     手枪和箭筒???我,我遇到了什么人啊???我决定还是暂时不要打扰他们了,继续躲在电线杆子后面。
     牛仔轻笑着开始解日本人的衣服。
     ???我有点懵逼。你们,你们别在这儿啊???我怎么回家???
     当然我并没有说出来……我只是蹲在电线杆子后面,身边空调外机吹出的热浪无情地拍打在我的脸上,我的内心却毫无波动,甚至快要被热死了。
     出了巷子右拐就有旅馆啊外面这么热你们不能找一个有空调的地方吗???一定要在这儿吗??!!!
     手机没电的我又不能戴上耳机听音乐,在那个日本男人隐忍(而又性感)的呻吟声中绝望地捂住耳朵开始默背莎士比亚的剧本。
     在他们发出的少儿不宜的声音中我背得颠三倒四,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当我猜想着考试要不及格时他们俩终于整理衣服,诉说着情话(其实只是牛仔单方面对着日本人絮絮叨叨?)从巷子的另一边消失了。我等到他们走远了才站起身,结果头一阵眩晕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这时我发现,旁边那栋并不高的楼的顶上,也蹲着一个人。
     似乎还带着奇怪的、发着绿光的面具。我眼前一片黑乎乎,意识不清忘记了今晚遇到的疑似危险人士,居然开口问:“你热不热?”
     面具先生迟疑了一会儿,开口,声音中带着面具特效电子音:“还好。”
     “啊这么晚了你还是赶紧回家吧,站那么高不安全。”我在地上摸找到了掉下的钥匙,然后费力地站起来,却发现面具先生的腿一发力,跳到了对面的楼顶上,然后迅速消失了。
     ……???也、也是危险人物???我在原地傻站了几秒,然后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后来被见多识广的朋友科普了那是守望先锋的成员,那是另一回事。
     再后来在朋友家的阳台上无意间看见对面的楼顶上面具先生追着牛仔打又是另一回事了。

评论(10)

热度(49)